狡兔 第12章

作者:晚风 标签: 玄幻灵异

第14章

羽 烟纱

两人出门时霞光已逐渐隐去,启明仪式热闹了一整个白天,此时已经在准备篝火晚会了。

秦褚牵着谢忱走在人群里,心底虽然十分想和同事们炫耀自己的漂亮老婆,但还是不希望难得的约会时光被破坏,因此都换了便装。

他们先参观了对D220404星各方面信息进行简要介绍的展览,半透明的竖立电子屏随时间变幻出与环境相匹配的颜色,上午还是清浅的蓝,随着夜幕降临已经变成和篝火晚会相适应的暗橙色了。

数十张薄屏或悬空或落地,错落有致地分布在露天场馆内,生动的电子画和文字介绍发着不刺目的光,此时游客已经有些稀疏了。

饶是这样,路过的人对这对AO伴侣应该是伴侣吧也多有侧目,事实证明逛星球展览对这两位军官而言一定不会多么浪漫。

“你看这里,”秦褚安指了指那张展示新星和周围小行星的电子屏,“之前星盗就是利用了这颗行星的死角,藏了重型武器在后面。”

谢忱蹙眉道:“他们瞒过了扫描。”

秦褚安点头:“所以在你来之前我们打得不算顺利,他们甚至连了一个跃迁点,源源不断送战艇。”

“我知道。”这些会上都说过了,指挥官大人自然知晓,不过,“如果是我的话,不会贸然选择持续进攻,你太着急了。”

秦褚安不太认可:“然后任由星盗反守为攻追着联邦的军队打?”

谢忱很是不理解alpha普遍存在的那种输人不输阵的心态,语气有点嘲讽:“总比在不知道对方切实军力的情况下消耗军火好,万一输了逃都逃不回来。”

秦褚安这辈子都没想过当逃兵,此时被谢忱嘲讽得仿佛脑海里有了画面,竟是气笑了:“那个跃迁点的规模不大,不可能输送重型舰,这本身就说明他们底气一般。何况在你赶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把那个跃迁点给炸了,说起来,你这次支援得也不算及时。”

谢忱瞥了他一眼:“元帅大人,你好像忘记特勤组当时还有其他任务,是临时受命而来的。”

秦褚安也回看他:“我怎么记得,前线任务无论在哪里都有着最高优先级。”

“特勤组是特勤组。”

“正因如此,不应该更加迅速吗?”

两个人这会儿谁也不看谁,都抿着嘴唇继续盯着播放行星动画的电子屏,让这块屏幕平白显出几分瑟瑟和无辜来。

谢忱忍了忍,最终还是咬牙切齿道:“我现在特别想打你一顿。”语气居然还有几分诚恳。

秦褚安很难说自己不窝火,此时也点头同意:“我也一样。”

他们看了对方一眼,好像都对这张不久前亲过蹭过的脸下不了手。

不是因为亲过下不了手,而是想着下次还要亲,暂时就别打了吧。

俩人刚出门还甜甜蜜蜜拉着小手,现在倒是一副凑合着过的样子,继续逛展览了。

D220404星目前的规划是建设物理和生物方面的实验室,进一步研究新型现象,此外也有设立疗养院的安排。新星气候宜人,专家表示这颗星球有促进睡眠的特点,很适合短期居住,迷人的景色在未来或许也是蜜月情人的热门选择。

秦褚安跟谢忱走了没五分钟又凑到一起,对着某块电子屏讨论起在D220404星买套房子的可行性。

秦褚安贴到omega耳边,说:“你觉得怎么样?买一套朝夕阳的……”

“不会西晒吗?”谢忱皱眉,“而且又不能常住,有点浪费。”

“可是这里很有意义啊。”alpha哄道,“我们一起打下的星球。”

谢忱更加迷惑了:“去年不还一起打了C系的两颗?”

秦褚安:“……”老婆说得好有道理,他居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谢忱继续往前走了,后知后觉自己刚刚的发言很“不近人情”,回头看了眼落后两步的alpha,满脸无奈的样子,把谢忱逗笑了。

“好了”

“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和我在这里买房的。”秦褚安走上前,揽过这个不解风情的omega的腰。

篝火已经燃在露天广场中央,即兴音乐和歌唱声徜徉在晚风中,人们或穿便服或着军装,都迈着轻快的步子,踩着火焰时明时暗的阴影跳一些随性的舞,葡萄酒香混着烤肉和木柴的烟熏味,让人还没喝醉就想微笑。

秦褚安还是高估了自己的乔装,还没来得及搂住omega跳一支舞,就被手下的士官们认了出来,尤其是西蒙,大叫着说:“你终于肯带你的omega老喔唔唉嗯(婆出来了)!”

“给大家介绍一下。”秦褚安微笑着捂住副官的嘴,“这是我的omega伴侣,谢忱,是一名”

“记者”二字还未出口,谢忱突然接话道:“情报员,之前负责攻打D220404星的相关情报工作。”

秦褚安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omega,还未出声询问便有人抢了先。

“真的是你,谢忱。”军舰上那位负责新闻和舆论的omega女官发出感叹,她是个急性子,此时竟然有点腼腆地朝谢忱笑了一下,“我是和你同届的瓦莱丽娅,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学长?”另一个beta机械师也冒了颗头出来,“真的是你,毕业之后多少年没见了!呃,我是二年级和你组队的费尔南多,您还记得我吗?”

说话间陆陆续续又有几名年轻人来和谢忱打招呼,秦褚安注意到大都是omega和beta,应该都是和谢忱同级或有过共事经历的军校生,怪不得谢忱没让自己说他是“记者”。

谢忱和他们看上去并不熟络,隔着一两米的距离礼貌地回应“你好”“好久不见”,秦褚安怀疑谢忱压根不记得其中的大多数,这幅画面……西蒙一语道破:“你的omega是军校偶像吗?”

秦褚安自己也迷惑了,他只知道老婆很强,没想到居然这么……迷人。

“他很有名。”一名alpha上校见两位长官还在状况外,在一旁好心解释道,“谢忱进校的时候我三年级,元帅刚好毕业进军部,二位不清楚他的事迹很正常。”

这位alpha上校用十分感慨且怀旧的语调娓娓道来:

谢忱是作战系为数不多的omega,虽然作战系有omega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但过于优异的成绩和操作水平依然让他备受关注;

曾经有alpha出言不逊,怀疑谢忱的作战成绩是黑进学校系统作弊得来的,最后谢忱不仅在数据完全透明的模拟战下完虐对方,甚至还主动约了肉搏……那个alpha在校医院住了半个月;

也有不知死活的alpha曾觊觎过这位强势而俊美的omega,用相当下作的手段诱使对方发情,结果被S级信息素压制了腺体,腺体受伤的都不值一提,甚至还有直接被压迫到降级的,用残暴来形容也不为过;

谢忱的小组比赛也几乎不和alpha组队,他更青睐优秀的beta和omega组员,四年间凭一己之力他本人一定不会如此邀功在相当程度上打破了ABO三性在军校的鄙视链,直接导致首都军校对各性别新生的招收比例进行调整,提高了omega和beta的人数,谢忱也因此得到了众多omega和beta学员的拥护……

如果说秦褚安在校四年间靠孜孜不倦地和欺软怕硬的高年级alpha决斗,打破了军校多年来自上而下的隐形或显形的霸凌,谢忱则有过之而无不及地用同样一套以暴制暴的方式,碾平了ABO三性间横向的不公。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这位alpha上校边说边感叹起那段旧日时光:“那两年真是精彩,不过他毕业后就很少露面了,刚刚听说是在进行情报工作?平心而论,有点屈才了,谢忱的作战能力跟元帅大人应该不相上下。”

秦褚安心说,何止是不相上下,黎明的友谊赛老婆还赢了自己两分呢。

西蒙一边听一边说脏话,表情相当精彩,最后猛地一拍好友的肩膀:“你好野啊!”

“去。”秦褚安打开他的手,想起自己的omega不算幸运的家庭环境,问起那位上校,“他在学校过得还开心吗?”

“呃,”alpha上校面露难色,这个问题实在是和刚刚那些精彩的传说差了十万八千里,他有些犹豫地说,“我和谢忱并不认识,见面次数也少,他对alpha的态度……向来无差别地糟糕,只对beta和omega的同学算得上友善,非要说的话,平常独来独往比较多。”

“这样。”元帅大人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眼光投向被簇拥在人群中央却不太主动开口的omega,他是话题中心,又正因如此,反而和人群有种难以言喻的疏离感。

大概是感觉到秦褚安的目光,谢忱侧过头,陨黑的眼珠由暗转亮,闪烁几颗篝火的光点,他朝秦褚安笑了一下。

而后便从人群中了走出来,身后还跟随着一道道没有断掉的目光,仿佛根根如有实质的丝线,却怎么也不能真的牵连上他。omega朝外迈开步子,最终只带来一丛转瞬即逝的风。

秦褚安实在很难将这个盛名在外的omega和自己曾以为的不擅长也不喜欢本职工作、身体娇弱、生活自理能力极其一般的omega联系起来,即便是坦白了身份、打过一架,可也总要在怀里跟自己撒娇的。

秦褚安并不觉得谢忱在军校的状态和在自己面前有哪部分是假装的。

omega逐渐走近自己的alpha,表情肉眼可见地柔软起来,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仿佛边靠近alpha边褪去某种半透明的薄膜,头发丝都从一丝不苟变成软趴趴的,双手无意识半拥出一个向前的弧度,像在索要一个拥抱。

不如说那些放松的、可爱的面貌,是独属于秦褚安的。

第15章

“怎么样?”秦褚安低声揶揄,“没想到宝贝这么受欢迎。”

谢忱一直不认为自己是“受欢迎”的那类人,学生时代除了变强没想过别的,只交到醉心学术的纪兰这一个朋友。其他alpha、beta甚至想结识他的omega,总是十分短促地同他表白或抒发仰慕之情,而被拒绝或谢过后便再无下文,他很难和众人建立长线关系。

此时听到秦褚安这么说,难免有点被误解的耻感:“闭嘴。”

“好凶。”alpha注意到那群士兵还在往这边看,侧身挡了一下,将西蒙介绍给谢忱认识,“这是我的副官,西蒙,从军校就认识的好友,比我高一届。”

西蒙伸出右手,爽朗地笑了一下:“很高兴认识你!褚安总是和我提起你,没想到他能找到你这么好的omega,结婚的时候记得给我发请帖。”

谢忱能理解“优秀的omega”这样的形容,他当然知道自己很强,但“这么好的omega”着实让他十分受宠若惊,从一般的omega作为伴侣的角度来说,自己可算不上“好”。

“谢谢……”他回握过去,难得有点局促,“褚安也是很好的alpha,很高兴认识你。”

“他是一个好alpha!?”西蒙有些夸张地重复,感叹道,“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你是没见过他从前不解风情的样子,在军校的时候有omega跟他求情,只是希望小组赛的时候尽量不要碰头,我们的元帅大人也只会说‘战场的子弹可不会和你打商量’这类无情的话,转头在赛上就把人家轰出局了……”

秦褚安想给昔日的好友一拳是的,昔日,可另一边的谢忱却还听得津津有味,表情十分认真的样子,甚至对西蒙微笑起来。

omega说:“真的吗?我只在赛前遇到过说‘等上场了有你好看’的alpha。”

秦褚安问道:“结果怎么样?”

谢忱想了想:“和跟你求情的下场一样。”

两人相视一笑。

西蒙:“……”

“好吧。”副官先生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红发,心想这对AO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自觉道,“我不打扰你们了,篝火晚会玩得愉快。”

“你也是。”谢忱朝他笑了一下。

秦褚安摆摆手,牵着omega往人少的地方走了。

alpha有点记恨好友编排自己,不爽地说:“对西蒙态度这么好干什么,我怎么听说你在学校很讨厌alpha,只给beta和omega好脸色。”

“谁说的?”谢忱面露凶色,仿佛很不能忍有人在秦褚安面前议论自己,仔细想了想,又哽住了,底气不足地回复道,“也、不算说错吧。但西蒙是你的朋友。”还说了自己的好话,分享了老公的故事,很好。

秦褚安暗笑,老婆变脸好快,看来传言是真的,又说:“好吧。那一开始为什么在我面前这么可爱,是不是故意的?”

谢忱没有如预想般嘴硬,或者气到脸颊发红,而是凑到alpha耳边,语气十分理所当然:“因为喜欢你呀。”

秦褚安被他呼出的气音吹得一愣,接着将人拉到暗处狠狠亲了两下,咬牙切齿地说:“怎么这么会勾引人。

谢忱笑了一下,有些得意,让秦褚安多看了两秒。omega从前按耐的自信终于也在这段关系里显露出头来,他不再像初识那般时刻凹娇弱omega的人设,而是完全坦然起来在作战上的优异不必掩藏,对alpha的依恋也并不作假,秦褚安觉得再没有比自己老婆更迷人的omega了。

他将谢忱牵紧了一点。

接下来和每一个参加篝火晚会的士兵们一样,他们喝酒吃肉,在篝火旁不太熟练地跳舞,被omega踩了两脚的元帅大人故意说:“你是不是在伺机报复。”他说的是看展览吵架的事。

谢忱有点着急:“……我没有!你不要污蔑人,我就是不会跳嘛。”谁知道这个世界居然真的存在他看过一遍还没学会的东西!

秦褚安简直想笑倒,又怕omega真的生气,哄道:“好、好,我们不跳了。”老婆还是有笨蛋的一面的,真可爱。

过了凌晨周围的音乐和人声都悄然下来,临时帐篷一台台大小不一的平顶金属仓,为了复古才取的“帐篷”这个名字逐渐亮起浅黄的灯,有不少人选择在广场的帐篷里等待黎明,目睹启明仪式的落成。

西蒙这时发来视讯,是来确认元帅大人不会“春宵一刻不早朝”的:“没跳舞啦?你们今晚是回基地还是租帐篷?还有四个小时天就要亮了。”

alpha询问了omega的意见,决定道:“就在广场过夜吧,我到时候提前跟你过去,要换一下衣服。”

西蒙比了个“得令”的手势,关掉了视讯。

“睡会儿。”alpha找到一处干净的空帐篷,完成了租赁流程,“启明仪式其实在广场看最好,视野也好。”

仪式场馆呈U形,开口正是太阳从地平面升起的方向,届时秦褚安会站在位于场馆凹陷处的悬浮台上,悬浮至上百米的高处,迎着日升为新星命名。借租的帐篷也会在仪式开始变形成有防护栏杆的小型悬浮仪,载着观众背对太阳、面朝元帅观看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