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舔错人了 第9章

作者:满楼招 标签: 甜宠 HE 近代现代

  他顿了顿,补充道:“还有就是,请教我做菜,只教酸甜口的就好。”

  陈叙下了晚自习才看到季纯宵发来的消息,他垂下眼帘,没什么表情。

  把手机塞回书包就看见宋站在教室后门,冲他招了招手,“陈叙,一起走吧。”

  他想说好,但脑中却闪过那条信息,他甚至能猜到季纯宵说那句话时有点不高兴又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语气。

  他看向宋摇了摇头,说:“不了,我写完压轴题再走,你先回去吧。”

  “这样啊?好吧。”

  宋没在意,自己下了楼。

  他原本是想和陈叙一块回去,然后顺便把新做出来的绿豆牛乳酥分给陈叙一盒,但不一起也没事,一会儿从宿舍拿了再送过去也是一样的。

  回去后,宋拿纸盒装了一份,放到了陈叙宿舍桌子上。

  但先回来的倒不是陈叙,而是季纯宵。

  怕陈叙晚上饿,他从家里回学校时绕了半个市区,买了陈叙喜欢的绿豆酥。

  但想放到陈叙桌上时却发现,已经有了一盒。

  是很朴素的纸盒,一看就不是买的,应该是自己做的。

  季纯宵上辈子对这事儿就耿耿于怀,他一眼就能认出来,这盒绿豆酥的主人是宋。

  比起亲手做的心意,原本精心护了一路的绿豆酥好像变得不值一提,他脸色冷下来,坏心眼的想把宋那盒扔掉,但最后也没碰一下,只把自己那份放的更显眼一点。

  季纯宵靠着陈叙的床坐在地上,难得的有点不自信起来。

  心口酸溜溜的泡泡冒个不停,他想,宋比他成绩好,比他体贴懂事,还是老婆心里的白月光。

  就连做饭,他今天和李师傅试了试,手上创可贴下的烫伤还在隐隐作痛,但宋会做老婆很喜欢的绿豆酥。

  再高高在上的人,面对喜欢的人都会妄自菲薄,即使是季纯宵也不例外。

  他有些担忧与恐惧,他真的很害怕,陈叙爱上别人。

  原本想做完两道压轴题就回来,但那题实在很难,陈叙写了快四十分钟也没算出答案,干脆不写了。

  走到宿舍门前时他发觉房间里是亮着灯的。

  为了方便宿管检查卫生,他们的宿舍都没有门锁,平时朋友也会来来去去,也许是有谁在里面?

  他推开门,先看见的是摆在桌上的两盒绿豆酥,视线下移,是靠着床快睡着了的季纯宵。

  听到门响,季纯宵揉了揉眼睛,似乎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眼圈还红红的。

  他没站起来,而是等陈叙走过来时抱住了陈叙的腿。

  脸颊在陈叙深色校裤上蹭了蹭,他抬着头仰望陈叙,语气里有说不出来的委屈

  “我会给你做很多很多很多好吃的,你不要喜欢宋,可以不可以?”

第10章 循环

  陈叙的心几乎是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他几乎忍不住开口承诺,说不会爱上宋。

  他爱了季纯宵太久,深知这人有多么娇山、与一三ク!”惯高傲,这样小心翼翼的祈求不适合季纯宵。

  听到他的保证,季纯宵眼睛亮了亮,得寸几次的问:“那你会再爱上我吗?”

  陈叙没回答。

  他不会再次爱上,因为他一直很爱季纯宵,就算曾经得知宋才是真正帮助他的人时,他对季纯宵的爱也没有变过。

  陈叙忽然想起来了儿时看的《小王子》,里面曾写到,狐狸告诉小王子,“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她才变得如此重要。”

  玫瑰园里的玫瑰有五千朵,不乏有更美丽的,但小王子说,“我的玫瑰胜过你们全部,因为我曾为她盖上玻璃罩,为她浇水,倾听她的哀怨自诩与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陈叙那样倾心的爱过季纯宵,迁就他宠爱他,为他做了那么多。

  因为季纯宵是陈叙的季纯宵。

  得不到回答的季纯宵以为这是沉默的否认,眼里一下子暗淡了下来,仍旧勉强的笑了一下。

  他小声嘀咕,“……不会再爱上我吗?”

  也许还是做的不够多,陈叙才这么说的。

  他勾了勾陈叙的手指,“好吧,那至少你保证了,不会喜欢宋。”

  两人的小手指勾起,“不能反悔了。”

  季纯宵走后,对着桌上两盒绿豆酥,陈叙没怎么犹豫,先吃了包装精致漂亮那份。

  他记得这家店,离得不近,所以以前也不怎么吃,只偶尔碰到了才会买。

  季纯宵原来是记得的吗?

  入口滑腻香甜,熟悉的绿豆和奶香溢满,陈叙认真地把手里的糕点吃完,原本坚决的分手心思动摇了点。

  他们分开不是因为感情破裂,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性格不合。

  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有问题。

  季纯宵只会一味通过无理取闹来证明爱情,陈叙又习惯了无底线包容,想改但无从下手。

  他们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陈叙只是想要想办法挣脱出来。

  他原本认为季纯宵性格如此,根本改不了,但现在的季纯宵却和他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

  恶性循环开始破解,陈叙闭上眼睛,心跳的微微快了些。

  他想,他和季纯宵是否有可能,真正建立一段平等健康的恋爱关系。

  他们重生回来时刚刚五月,眨眼时间高三的学长学姐就高考结束毕业了。

  高二升成高三,重新分班,季纯宵终于不用再忍,立刻让家里把他安排进了重点班。

  季母倒是挺意外的,虽然她早前就有这个念头,但自家儿子自己了解,对学习方面的事可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居然还会主动要求去重点班,稀奇。

  “你该不会看上人家哪个小姑娘了吧?”

  “没有。”

  季纯宵毫不犹豫的否认。

  反正陈叙不是小姑娘。

  上一世朝家里出柜是在高考暑假,向来疼孩子的爸妈扬言要把他打死,说家里怎么出了你这么个逆子。

  但季纯宵一点不服软,说您想打就打吧,反正我不会分手的。

  季家爸妈也就是嘴上说说,下不去那个手,痛心疾首的唉声叹气,说什么也不同意。

  季纯宵没办法,犹豫了几天,把大学志愿改成了最不感兴趣的金融,一边补课一边学,他没这方面天赋,就只能更努力,一边上大学一边插手家里产业,等到毕业时,已经站稳脚跟了。

  他不再需要父母的同意,因为父母就算不认同也没办法分开他们了。

  不过好在过了那些年,爸妈亲眼看着他为陈叙做出的巨大变化,原本娇生惯养不学无术的大少爷长成了富二代里最出息的一个,他们也就不再忍心阻碍儿子,慢慢接受了陈叙。

  这些事情季纯宵从来没和陈叙说过,他觉得没必要。

  一直到大学毕业后他才把陈叙带回家,那会儿父母态度已经松动了,见了陈叙礼貌热情,陈叙根本没察觉什么,也完全不知道季纯宵为这份感情做出的让步与牺牲。

  为了和陈叙在一起,季纯宵强硬的阻挡了一切外来阻力,只可惜最后推开陈叙的不是别人,是他自己。

  分班以后,按照上一世的轨迹,两人果然还是同桌,坐在后排靠墙窗边的位置。

  季纯宵满意死了,终于不用再隔着天井看老婆。

  现在他们离得很近很近,季纯宵悄悄挪动桌上的手臂,校服衣袖就轻轻的碰到。

  他们曾经有过无数次最亲密的关系,但重回高中,似乎心思也变得青涩起来,就连这样的衣料摩擦也会心旌摇曳。

  察觉到脸上的温度慢慢升起,陈叙瞥了眼新同桌,轻声教训

  “好好听课,别看我了。”

  季纯宵也学他用气音讲话:“好的!”

  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当然要好好听课,不然怎么和老婆上同一所大学。

  过两天就是升高三的第一次家长会,陈叙父母在国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老师知道他家情况,也就没多要求。

  同学们去迎接家长时,陈叙就在学校里闲逛,无意中瞥见宋妈妈和季纯宵妈妈。

  季纯宵母亲他上辈子见过很多次,是位很温柔很热情的女士。

  至于宋妈妈,他虽然没见过,但母子两人眉眼很相似,猜都可以猜出来。

  她们原本应该是不认识的,但很碰巧,今晚拿了同一款式不同色系的手包,深感有缘,结伴往会议室走。

  那两个包上的logo就是当初那个深蓝色饭盒上的logo。看来还真就这么巧,她们为了买这个手包配货,所以也都买了那个饭盒。

  想到最开始时的误会,陈叙心里有点复杂。

  但若不是这样的认错,他和季纯宵大概是没什么机会在一起的。

  到底是缘分还是错误,怎么能说的清。

  季纯宵和宋很快找到母亲,分别拉着她们往会议室走。

  陈叙看了看表,也跟在不远处一块儿回去。

  季母挽着季纯宵的手,表情不太好

  “我刚刚看见你们学校居然有两个男孩子卿卿我我的,太不像话了。”

  “你要是早恋就算了,但可千万别给我整这邪魔外道的事。”

  “这怎么可以呢?当家长的肯定是不可能同意的,你要是……”

  她还想再说什么,被季纯宵头疼地打断

  “哎呀,我知道了妈,你快进去吧。”

  看着妈妈进了会议室,季纯宵转身想找找老婆在哪,但没想到陈叙就在转身不远处。

上一篇:耳朵会说话

下一篇:私有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