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舔错人了 第12章

作者:满楼招 标签: 甜宠 HE 近代现代

  隐约有轰隆隆的雷声在天边滚过,也许是要下一场大雨。

  还有十几分钟下课,班里同学已经悉悉索索的开始聊天,陈叙做完了最后一道大题,吐了口气,晃了晃酸痛的手腕。立刻就有人在桌下拉住了他的手,认真的帮他揉一揉。

  季纯宵干这活儿时认真的很,好像老婆的手是什么珍惜文物。

  陈叙看过去,只能看见他垂下的长长睫毛。

  陈叙忽然想问季纯宵一个问题,即使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都心知肚明。

  他压低了声音,混合着窗外的风声雷声与屋内同学们的私语声,但却很清晰,他说,“季纯宵,你还喜欢我吗?”

  揉着他手腕的动作一下子僵住,季纯宵抬头盯着他看,难得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反复几次又说不出来,季纯宵耳朵尖红的很明显,他很别扭,最后只闷声说了句:“你不知道吗?”

  季少爷上辈子这辈子加起来,从来没说过例如“我爱你”“我喜欢你”这种话,向来都是别人追着示好的大少爷不可能主动表白,他说不出口。

  以前陈叙惯着他,想着不说就不说吧,反正自己多说几次就可以了。

  但现在陈叙没想就这么含混过去,偏要说:“我不知道,季纯宵,我要你说了才知道。”

  “……不是还喜欢。”

  季少爷脸也开始红,眼神闪烁了一下,又强迫自己和老婆对视,尽量把第一次告白表达得更好一点。

  他说,“我一直喜欢啊,无论是上一世,这一世,还是下一世。”

  “季纯宵永远会喜欢陈叙,这是定律。”

  话音落下后,陈叙眨了眨眼睛,感觉眼眶有些发热,他轻声问

  “所以,即使我没有再那么卑微的去爱你,忍让你,迁就你,你也还是会喜欢我吗?”

  季纯宵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下,皱着眉神色很认真的解释

  “小陈叙,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看到你对我好,心里才难免高兴得意。而不是因为我觉得你对我好,我才爱你。”

  “只要你是陈叙,无论你做什么,或者什么都不做,我永远都会喜欢你。”

  “我不需要你对我很好,我只需要你爱我。”

  说这些话时,季纯宵的声音很轻,但一字未落的响在了陈叙心里。

  原来他一直不敢奢求的,没有条件的偏爱,从最开始就被季纯宵放到了他手里。

  窗外的风更急了,葱郁的树开始被摇动,哗啦啦作响。

  教学楼外走廊的灯开始在雷声中闪烁,大雨倾盆而至,下一个雷暴到来时,整栋楼一下子陷入黑暗。

  周身安静了一瞬,又立刻爆发出大家的狂欢,在各种“停电了!”“回宿舍!”的欢呼声中,陈叙感觉到季纯宵抱住他,轻轻的亲了亲他脸上的泪水。

  好像那些风雨声欢呼声都在另一个被隔开的世界,他们在黑暗中心跳如鼓,咸涩的泪水融化在贴近的唇舌间。

  这样大的雨,并不多见,近五年来只有一次。

  季纯宵和陈叙都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他们的五周年纪念日,或者说,是他们上一世在一起的第一天。

  截然不同的两个时空里,这一次没有错认,没有卑微的舔狗,他们都与以前不同,但仍旧像相吸引的两块磁铁,由不可抗力牵引到一起。

  他们仍旧在这一天接吻。

  上一世在一起时,季大少爷拎着陈叙的领子,一脸高傲,“小舔狗,那就勉为其难给你个机会。”

  这一次,在人都走完了的空教室里,季纯宵捧着陈叙的脸,温柔又虔诚的亲吻

  “陈叙,能不能再勉为其难,给我个机会?”

  陈叙根本无法拒绝,无论如何,他就是会爱上季纯宵。

  像季纯宵说的那样,这是定律。

  所以,他主动凑过去亲吻这个人,含糊道:“那就再来一次吧。”

  旧梦重温不会是重蹈覆辙,而是让他们更正歧路,寻清航向。前尘有不可胜数的经验教训,他们修修改改,都为爱人变成了更好的样子。

第14章 定律

  季纯宵最近心情很好,和老婆和好以后感觉整个世界都变美好了,就连死活写不出来的数学题他都能夸一句出题人不落窠臼。

  当然,只剩下唯一一个不顺眼的,就是宋。

  他知道陈叙不可能对宋有什么心思,但一想到老婆对这人印象很好,还是忍不住心里泛酸。

  小季吃醋,但小季不说。

  小季只会在宋面前悄悄宣示主权!比如拉一下老婆的手或者摸摸老婆头发这种暗戳戳的亲密小动作。

  或是趁陈叙不在,冷着脸朝宋指指陈叙

  “看见了没,离远点,我老婆。”

  宋很大度地微微笑了笑,不和幼稚鬼小学生一般计较。

  但季纯宵转过身,才发现老婆就站在背后看他。

  季少爷立刻低头认错,“我没怎么样他,我就是随口说了几……”

  但陈叙的注意力却被另一件事吸引。

  他说,“季纯宵,你说我是你什么?”

  “……没什么。”

  “哦,我听错了?你刚刚说的是老婆吧?”

  季大少爷又开始脸红了。

  虽然季纯宵心里脑子里日记本里都把陈叙叫做老婆,但是他从来没有在陈叙面前这样说过,像是白长了张嘴。

  季少爷才不会说,是因为陈叙不叫他老公的原因呢。

  “咳,什么……老婆,没有的事。”

  季纯宵揽过陈叙的肩,揉揉他的脸蛋,生硬的转移话题

  “今天周五了,下午放学去我家,我给你做饭吃。”

  陈叙像是成功被他转移了注意力,笑着点头

  “好啊,想吃糖醋小排。”

  “好,我前段时间刚和李师傅学了,你肯定会喜欢的。”

  两人聊着,往宿舍楼方向走,在快到自己宿舍门前时,陈叙笑起来,微微眯了眯眼睛,他一手推开门,然后侧身往后看季纯宵

  “对了,谢谢老公。”

  话说完,门干脆利落的关上。

  徒留季纯宵愣在走廊上几秒,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伸手去推门。

  陈叙心软,不舍得真把他锁门外面,没两分钟就给放进来了。

  然后狠狠被“引狼入室”的饿狼教训了一番。

  早上走时叠的整齐的床铺变得凌乱,水润的红唇微微张开,气还有点喘不匀。

  季纯宵忍着把老婆再亲一顿的想法,捏了捏老婆的脸,“……你再叫一次。”

  陈叙没说话,他就开始商量条件,“晚上再加个松鼠桂鱼?”

  “百合绿豆汤?玫瑰豆沙糕?”

  陈叙忍不住笑出来,不忍心再逗小季同学。

  他宠爱迁就了季纯宵五年,有些习惯永远不会改变,即使分手复合后,这些小事上,他仍然愿意顺着季少爷。

  “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陈叙揽住季纯宵的脖子,在他耳边重复了很多遍,眼睁睁的看着季纯宵的耳朵一寸寸的从耳根红到耳尖。

  半跪在床边的季少爷心跳的很快,他把滚烫的脸颊埋在陈叙颈窝处,蹭了蹭,许久,才别别扭扭的小声说了句

  “……谢谢老婆。”

  下午放了学,两人一起回了季纯宵家里。

  这辈子季纯宵预防针打的早,在他天天念叨下,季家父母对陈叙很有好感,很欢迎他过来玩。

  季纯宵去做饭时,陈叙就和季母在客厅聊天,季母拉着他的手聊自己儿子,说到兴起时还拿出来了季少爷小时候的相册。

  陈叙一边翻一边想,这辈子出柜应该不会太难了吧,他这次可是一定要和季纯宵一起面对的,不会再让季纯宵一个人承担了。

  晚餐的餐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品,品色各异,种类繁多。

  陈叙在桌布下碰碰身边的季纯宵,小声问:“都是你做的?”

  “怎么可能?”季纯宵看了他一眼,解释:“只有你面前那几盘是我做的。”

  大少爷垂眸,长睫毛颤了颤:“我只会做你爱吃的。”

  明里委屈暗里邀功,不知道小季同学哪里学的,让老婆好一阵心软。

  陈叙立刻伸手给季纯宵夹了一筷子菜。

  早就开了窍的季少爷立刻坐直,给老婆回敬两块小排。

  陈叙:?

  再夹三只虾。

  季纯宵:四块里脊。

  ……

  几个回合下来,菜是一口没吃着呢,两人盘子里已经堆的和小山一样了。

  筷子放下,他们去看彼此,又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因为陈叙爸妈总在忙生意,家里常常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和好后,每逢周末季纯宵就会很开心的把老婆带回家。

  明明别墅里有一整层客房,偏偏还要拉着陈叙和他一起住。

上一篇:耳朵会说话

下一篇:私有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