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变成了两个 第38章

作者:七层君 标签: 破镜重圆 娱乐圈 HE 近代现代

季舒城推门进来,为了不在陆择面前太过相形见绌,他特意去刮了个胡子,头发还是很长,但不想陆择和卫然单独待得太久,他又赶了回来。

“没什么。随便聊聊。”

陆择很想再待一会,感觉季舒城的眼神在赶他走,于是起身打算改天再来。复健还有后续的很多事情,都会轮到自己出面,不愁见不到卫然。

陆择一走,病房里沉重的氛围又一点一点蔓延了上来。季舒城想像往常一样替卫然擦身子,被他拒绝了。

“让护工来吧。”

“……好。”他现在已经连做那些的资格都没有了。

*

复健的过程果然很痛苦,卫然咬牙在坚持着。一开始他连动一动腿都疼得冷汗直冒。到后来可以下地了。

醒来的时候是冬天,等到他终于可以扶着锻炼的支架走起来的时候,整个春天都快过去了。不过日子不算太难过,每周都会有人来看他,经纪人,左思羽,季平,秦翰文和秦书洛,商和他的新男友,甚至他那个叫周恺的弟弟都来过几次。起初季舒城不准他进病房的门,卫然让他进来了。

所有人的身上都过去了十年的时间,变得苍老或者成熟。只有卫然还停在过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心里空落落的觉得茫然。不知道今后该做些什么,也可以继续去演戏,当年那些短暂的热度早就没了,基本没人还记得自己这个演员。他也并不在意,反正容貌变化不大的话,他还可以接着拍,适合自己的角色总是有的。

但是如今和当年不同了,也可以有其他的选择。比如离开季舒城之后,去过普通素人的生活。卫然想来想去,他还是喜欢拍戏。哪怕一开始不是为了自己,做了很多年的事情他依旧想继续做下去。

他可以一直演,一直拍戏,以后变成了老头子,那就拍老头子的角色。

他望着天花板发呆。隐隐约约想起了某句曾经的誓言。

……

等到开始习惯于走路的感觉时,卫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一旁的季舒城也很高兴,十年里苦苦熬着的时候,谁能想到未来会有这么美好的瞬间。人生总是变幻莫测世事无常的。

他强迫自己尽量不去想即将分别的那一天的到来。

他不想,不代表那一天不会到来。从复健室回到病房的路上,卫然不再使用轮椅了,自己架着支架一步步挪回来。太阳从窗外照进来,洒在走廊的前方,到处是温暖且亮堂堂的。

卫然停了下来,没有去看身边陪伴的季舒城。他觉得差不多了,再下去可能又会改变了主意。“就今天吧。到今天为止。”

“……”

他不说具体的,季舒城也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是上一秒还沉浸在愉快的气氛里,就像被狠狠击打了一下。

“陪你回到病房再走可以吗?”

卫然摇了摇头。

“你这样我不放心。”

“我自己可以走了。不行你去叫护工来吧。”

季舒城照做了,然后默默地站在走廊的拐角处,看着卫然进了病房的门。他掏出口袋里的烟盒,抽出一根点上,靠在墙上注视着进出了十年的那扇门。他不能在病房里抽,门口那把长椅就是他平时待得最多的地方。虽然隔壁有床,他总喜欢靠在那里打盹。像一只被抛弃的流浪狗狗守在门口。

当年卫然把他捡回来的时候,那个淋雨等他的少年已经不见了。季舒城重生前后活了两辈子,最后还是弄丢了家。

他转身慢慢地走了,不再年轻的背影显得蹒跚无助。

……

卫然出院的那天,是陆择来接的。他都不知道季舒城走了,看了一圈才发觉是怎么回事。

“麻烦陆总帮我把那套房子转交给他,实在不行就帮忙处理了。”

他陷入昏迷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到现在都没处理完。家里那套房子应该十年里都没人住,不知道霉成什么样了。卫然是这么想的,陆择却告诉他,季舒城隔一段时间都会找人过去打扫。

“他说,哪天你醒了之后想回家,必须随时都做好准备。”

陆择看着不吭声的卫然,现在这样他和左思羽都有机会了。可他不会出手,他觉得左思羽也不会。

“我替你安排了北戴河的别墅疗养,那边也配备了护理团队,你要是不愿意回去,就住在我那套房子里,等着过些天启程。”

卫然同意了,他想尽早恢复成正常的身体,尽快独立,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他第一次进入到陆择在楼上买的房子,抬头的瞬间被吓了一跳。这里面跟自己家里装潢布置得一模一样。

“季舒城弄的?什么时候……”

不用陆择回答,卫然也知道了。陆择笑了笑,季舒城占据他的身体不过一年,却到处留下了他爱卫然这件事的痕迹。陆择没有跟季舒城抢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有时分不清究竟是他自己对卫然动心,还是他体内残存的季舒城留下的痕迹。

……

卫然离开京城的那天,季舒城再次出现了。这些天他在外面游荡着,无处可去,也无处想去,只是想在卫然离开前最后见他一眼。

不知是不是巧合,他就站在少年曾经固执等他的路灯下。卫然心里动了一动。既然人生变化莫测世事无常,就让老天掷次骰子吧。

卫然拉下了车窗。“你上来,我们去一个地方。”

卫然带他去的,是他们年少时候的高中。季舒城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至少还愿意和自己说话,他已经很满足了。

“你还记得这里的栀子花吗?”卫然望着车窗外的校门陷入回忆,“操场上有几棵栀子树。你经常跑去摘花给我。”

“当然记得。”

季舒城还是不明白卫然的意思。

“我们进去看看。”卫然一字一句地说,眼下正是栀子花开的时候,“要是那些花还在,我就给你一次复合的机会。”

“要是不在了,你就别来打扰我了,断了念想。”

“……”

季舒城突然觉得他有点残忍了,用一个不确定的东西,就这样随意决定了他们两个的人生。十年了,谁能保证那些花还在?

“不愿意就算了。”卫然看着他的犹豫不决,丝毫没有改变想法,“现在的我,没有那么看中这些。我可以把没有你的人生过得很好。”

这句话更是伤人。季舒城觉得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沉默着推开了车门。周末学校里面很空旷,卫然被搀扶着,费了一些工夫才走到操场边上。

季舒城记得那些灌木丛的位置,以前每次都是他亲手去摘的。他稍微走近了些,顿时心里拔凉了。已经不在了。象征他们年少纯真没有杂质的爱情的东西不见了。

季舒城不死心,又去附近看了看,会不会移植到别的地方去了。找了半天都没有。其实操场就那么大,一眼望过去,心里已经很清楚了。

卫然发出一声叹息。“老天已经告诉我们答案了。”

他撑起支架转身就走,走得很慢很慢,但是季舒城明白已经拦不住了。季舒城浑身像被抽干了力气,跌坐在了操场的橡胶地上。

过了一会,有个保安过来赶他走。他们进来是跟学校打过招呼的,可里面的人不知道。季舒城不肯动,也没力气动了。

“栀子花没了。”嘴里只重复着这一句。

对方奇怪地看着他。“栀子花?隔壁小区里有。”

季舒城抬起了头。“你看离得最远的那个角落里,围墙对面就有一株,去年还伸了个枝子过来,今年好像被剪了。”

“……”

季舒城呆呆看了他几秒钟,爬起来冲向了他说的那个方向。他攀上围墙,果然看到了。卫然已经走远了。

季舒城不顾一切拼命地想要摘到白色的花朵。他从围墙上摔了下去,跌到泥地里,狼狈地又爬起来,慌慌张张揣了一口袋的花,然后再次攀上了围墙。周围几个大爷大妈被惊动,过来围观指责,季舒城没有理会浑然不觉,完全顾不上一个成年人的体面了。

“然然……花……”

季舒城好像又回到了年少的时候,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了卫然所在的方向。

“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

一年多后。季舒城的新片启动了开机仪式。男主角是已经康复了身体的卫然。

季舒城太久没有扛摄像机了,起初在片场各种不习惯,感觉上非常生疏。一天拍摄下来,季舒城最不满意的是他自己。

“行了,今天就这样吧。”

回去酒店的车上,季舒城唉声叹气。很早以前他才华横溢,是片场里指挥一切的帝王,现在就好像成了个废物。

“老婆,你安慰我两句。”

卫然不知在想着什么发呆,完全没理会他。季舒城的表情更颓了。

洗完了澡,卫然上了床。季舒城跟在后面快速地洗完了,他洗澡本来就快,然后动作僵硬地躺在了床的另一边。

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去领结婚证。一天不领证,季舒城心里一天都不踏实。卫然随时能把自己甩了。可他心里清楚,就算领了证,卫然也可以随时跟自己离婚的。

犯过错的男人,太难了。

可眼下的局面对他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局。做梦一般的感觉。

“宝贝,我们睡觉吧。”

季舒城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偷偷伸手过去各种讨好,然后越靠越近,最后压到了他身上。

卫然瞪了他一眼。“我在上面。”

……

“老婆,怎么哭了?”

季舒城心疼坏了,起身替坐在他身上的卫然擦拭眼泪。擦着擦着就用唇吻了上去。卫然用力推开了他。

卫然今天一直在想自己演的那个角色。杀了出轨的爱人,掩埋了真相,独自过着人生的角色。之前他总有些不明白,季舒城为什么要写那样的剧本。

季舒城也没心思继续了,只是搂着他,单纯地搂着。他突然很怕然然离开。

“这个角色到底有什么意义?”卫然终于问了。

季舒城讪讪地回答。“让你在拍戏的时候体验一把不同的人生,你就不会在现实里做了。下个剧本也是。”

卫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过了一会,他问。“那个你,还在吗。”

“哪个我?都在。”季舒城搂紧了怀里的人儿,“我们都在。”

他同时拥有了两辈子的记忆,余生用两倍的爱用力去爱卫然。只要他还肯给他机会。

卫然将手卡在了季舒城的颈部,越收越紧,体会着角色的感觉。季舒城一动不动。卫然松开手,望着他颈上的红印,再次流下了眼泪。

他等着两个老头子,执手偕老的那一天。

“不许再让我失望了……”

(全文完)

第43章 完结番外一:老婆他有很多男人

季舒城的车子,在京城的深夜里疾驰着。

他不过是在网上被传了一个与新人演员的绯闻,晚上回家,发现原本这几天窝在家里看剧本准备新电影的卫然就消失不见了。电话不接。

上一篇:沉默样本

下一篇: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