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变成了两个 第36章

作者:七层君 标签: 破镜重圆 娱乐圈 HE 近代现代

“带着人滚出去!”

陆择很是火大,回来的时候卫然在他身边已经忍了一路,禁欲多年的身体像是开了荤。季舒城对他造成的影响,看来不止是心理上的。

“我这个样子,怎么带他走?”

……

*

两个月后。

听到左思羽接上的手臂已经恢复机能的消息时,卫然正带着秦书洛,和其余两名嘉宾,拍摄综艺的最后一期。

他经历了一场噩梦般的事件,为了不让节目夭折,为了左思羽、商、其他嘉宾、导演工作人员,也是为了他自己,卫然休息了没几天就继续拍摄了。整个节目进度,奇迹般地没受到任何影响。只是在商缺席一期后,后面换成了另一名飞来欧洲救场的男演员。

少了影帝,秦书洛也没了拌嘴的对象,卫然的人设也跟着发生了部分改变,节目的热度后来下降了不少,但是最终录制顺利完成,别的都不那么重要了。

卫然坐上了回国的飞机,感觉像在外面流浪了很久,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祖宗,你可总算回来了。”

黄意涵告诉他以前的助理想要见他一面,有重要的事跟他说。卫然答应了,他也半年没见过程彦,总觉得当时助理离开得莫名其妙,于是问了经纪人。

“那是陆总交代的,要求把他调离你身边。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不想得罪金主我就照他的意思做了。”

“……”

卫然也几个月没见过陆择了,自从那个在酒店醒来的早上之后。

卫然和程彦约在家附近见面,程彦向他倒着苦水,他被派去照料的经纪人带的新人太难伺候了,跟卫然简直天差地别,他被搞得抓狂,已经辞职不干了。

“然哥,我可不可以回到你的身边……”

卫然犹豫了下,的确他现在没有助理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他搞不明白。

“然哥,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程彦交握着的手在颤抖。“前阵子我全部都想起来了。原来的和季导相关的事情。”

“你也?”

“我有个赌博成瘾的哥哥,欠了一屁股债。那时候许哲找到我,用钱收买我,让我配合他设计一场捉奸,离间你和季导……”

……

卫然接受了程彦的道歉,就算季舒城跟许哲的事是误会,可是还有沈轩。绕不过去的。

他望着和季舒城住了那么多年的家,做出了一个迟到的决定。这房子其实是季家的,只不过季舒城归到了自己名下,因此才在季舒城重生后,变成了自己的。现在他要还给季舒城了。

在酒店醒来的早上,卫然狠狠给了发生关系的小季舒城一巴掌,让他和“陆择”再也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等到回去录制节目的时候,他已经在努力忘记了。忘记他和“陆择”的存在。

“到了,然哥。我在外面等你。”

助理开车送他过来,他们约在了秦翰文的夜店“极色”。卫然知道这里是以前季舒城经常来的地方,可他一次也没来过。

“你们好好谈谈。”

秦翰文将他领进季舒城的专属包间,看样子终于是有一线转机了。卫然看秦翰文的表情就明白他的想法,可他真的不是来复合的。

要把他全部放下,或许还需要一点时间。但是卫然觉得他们之间不可能了。

小季舒城进门的时候卫然有些奇怪,他感觉他变了,不过几个月没见,他身上有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成熟感。是长大了吗?这样也好,人总是要长大的。

“我是来说房子的事情的。”卫然开门见山,“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你的,我想还给你,找个有空的时间我们去办下手续。”

“如果你不愿意,我就直接赠予。”

小季舒城笑了,他苦苦等了几个月,等来的是老婆这一句绝情的话语。“然然,你是想要彻底和我撇清关系了吗。”

卫然不说话,既然“陆择”可以几个月不联系自己,年轻的季舒城以后也能做到的。总有一天他们能习惯了没有对方的生活。

过了一会,小季舒城开口道。“我跟沈轩没有过身体上的关系。”

卫然觉得他的表达很奇怪,问。“这是陆……季舒城告诉你的吗。”

小季舒城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沉默了许久后,看着他的眼睛说了句。“这辈子我会永远等着你的。”

*

卫然回到了车上,他总觉得今天的小季舒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他抛下疑虑,决定不再去想了。

“开车吧,”他叫了前排的助理,“我们回去。”

程彦发动了车子,就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一辆车子直直地朝着他们冲了过来。没有任何刹车的迹象。

……车祸现场很惨烈。整个车头都被压扁了,司机当场死亡。所幸后排的乘客最后活了下来。

*

【回忆插曲二】

季舒城喜欢上了隔壁班的一个男孩子。

他总是喜欢独自安静地坐在角落里。每次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抬起来的时候,季舒城就沦陷了。

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搭讪的方式也傻得可笑。季舒城路过他的桌子,装作不小心碰掉他的书,然后捡起来问。

“同学,这是你雨隹木各氵夭次掉的书吗?”

卫然的心脏扑通乱跳,他曾不止一次幻想着他来找自己说话,如今那个愿望成真了。

那就再许一个愿望吧。他们两个谈一场甜甜的恋爱,然后这辈子都在一起。

第41章 【结局】DRAMA(梦境) END

DRAMA(梦境) END【仔细看这章标题】

卫然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的。头上缠着绷带,脚也受伤了,固定在夹板上不能动弹。

他记得前一天,他才在季舒城的陪伴下过完十八岁的生日,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然然!你醒了。”

两个男人急急忙忙冲进了病房,卫然往后缩了缩。一个是季舒城,一个是他不认识的三十岁左右的陌生男人。脸上是同样的急切和欣喜。

他有点紧张地拉住季舒城的衣袖。“他是谁?”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季舒城用困惑的口吻问。“你不记得陆择了?”

卫然摇了摇头。“是你的朋友吗?”

……医生的检测报告出来了。车祸中司机和驾车的肇事者都死了。万幸卫然坐在后排捡回了一条命,身上的伤也不重。但是头部受到撞击失忆了。准确的说,是只有十八岁以前的记忆,那之后的所有事情,他都想不起来了。

一个月后,卫然拄着拐杖出院了。这些天里,叫陆择的男人跟着季舒城一起,无微不至地照料着他。据说他住在最好的病房里,也是陆择帮忙安排的。

陆择的豪车将他送进一个高档小区的房子里,客厅有大片落地窗可以看到城市广阔的远景。

“这是我们的家。”季舒城向他解释。

“我们后来住在这里?”

卫然知道自己失忆了,他真的很想知道十八岁和二十八岁这十年间,他和季舒城之间发生了什么。还有陆择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总在照顾自己,总跟在他和季舒城后面。

“对。”季舒城站在落地窗前搂着他,“后来我们结婚了,在这里住了很多年。”

卫然对季舒城一点隔阂感都没有,毕竟他正处在自己醒来前的那个岁数。这些天卫然照镜子的时候反而会有点不舒服,他自己却老了,外表看起来只比陆择年轻一点。

所以这十年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你们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卫然等了一个月,两个男人对于答案却只字未提。季舒城和陆择争执了一个月,现在达成了一致。

“我们都是季舒城。”

“?!”

季舒城说。“我发生了一场车祸,本来应该没命了,结果身体重生回到了十八岁的时候,灵魂进入了陆择的身体里。”

陆择补充。“算是和陆择一起共用这个身体。”

卫然漂亮的眼睛睁得圆圆的。那他现在拥有了……两个老公?

*

到了临睡前,陆择还是赖着不走。季舒城使眼色让他回去楼上那套房子里,陆择装傻当作没看见。

季舒城火了,把他拉到了门外。

陆择也很火。“你想独占然然?”

“不然呢,难道两个人一起?”

陆择毫不羞愧。“也不是没有过。”

他说的是酒店的那个晚上。半夜“季舒城”在“陆择”的身体里醒了,进去里面的房间掺和了一脚。

“那次是意外。”

季舒城绝对不允许再有第二次类似事情的发生。他们瞒着卫然是想让他忘记所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从此幸福地过一辈子。

“我们别吵了,免得在然然面前露陷。说好了要让他幸福的。”

这一点上,两人可以永远达成一致。

……

“陆总走了吗?”卫然洗漱完出来,就看见季舒城一个人从门外回来了。

“他在楼上的房子。”

季舒城微微的醋意,才相处一个月卫然就开始想着陆择了。不过下一刻他就把醋意抛在了脑后。

“城城……我们去床上。”卫然红着脸说,“我们一个月没做了……”

不顾怎样,他的记忆里还停留在雨隹木各氵夭次醒来前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季舒城折腾了他一晚上,早上起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

不过卫然更喜欢在这种事情里,确认季舒城对他的感情。每次结束后,季舒城都会抱着他说绵绵的情话,当然还有一些难以启齿的荤话。

季舒城一把横抱起他。他何止一个月没做了。那天早上卫然气得扇了他一巴掌,就拖着因为情事疲惫不堪的身体离开了。

他说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季舒城不想让他难过,只能照做。原以为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了,自己和陆择都只能远远地望着他,在痛苦中活下去。没想到沈轩疯了一般的报复,带给了他们重新在一起的机会。

“然然,我爱你。”

上一篇:沉默样本

下一篇: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