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变成了两个 第30章

作者:七层君 标签: 破镜重圆 娱乐圈 HE 近代现代

缆车是来回一趟的,等他回到山脚下,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售票大厅里也亮起了灯。卫然微笑着跟刚才送他上去的工作人员道别,转过身来整个身体都僵硬住了。

“然然。”

“陆择”站在不远处,双眼死死地盯在他身上。卫然转身就跑,被守在一旁的赵子皓和保镖拉住了胳膊。

“放开我。”卫然火了,他没有看陆择,对着那几个人发了脾气,“你们凭什么限制我人身自由?!”

“卫先生,您消消气。”赵子皓不敢对他说狠话,小心翼翼劝说道,“您一个人在外面跑太危险了,陆总是为了您的安全考虑。”

“安全?”

卫然的语气冰冷,比夜晚陡降的温度还要冷。“我的安全轮不到他操心。我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们放开我。”

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让季舒城的心脏生疼。“陆择”沉默了一会,缓缓开了口。“然然,能不能给我个机会,我们谈一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卫然垂着眼眸,刻意回避了他落寞凄凉的表情和语气。“再说已经有人在保护我了,不需要你的好意,谢谢。”

“你放开卫先生。”

姜亦的几个保镖从旁边冒了出来,和陆择的人形成了对峙。卫然烦躁得要命,他只想离开这里,看见从外面走进的男人,眼神一亮。

“前辈。”

卫然不知道左思羽会来,可是此刻他成了自己的救星。就像演戏那样,卫然带着一点撒娇的口吻。“前辈,我等你好久了,你迟到了。”

“……”

季舒城木然地转头,先是震惊,然后凶狠的眼神扫在左思羽的身上。

第35章 季舒城被老婆……他要死了?

“陆择,请你放人。”

左思羽是匆匆从车站赶过来的,所幸是及时赶上了。跟在他后面的姜亦,用疑惑的目光盯着“陆择”看。他没看错吧,这是陆择?从小和他一起在贵族公学上学、冷得像冰块的陆择?

就算好些年没见面了,不至于像是变了个人,以前的陆择就类似于一块没有七情六欲的被冻过的木头,决不会为情所困,明显不是现在这副模样。姜亦半是套近乎、半是试探地问。“老陆?好久不见了。”

“你怎么成了这鬼样啊,我就说常年没有X生活不行吧……”

“陆择”瞥了瞥他,他不认识这个人,大概是原身的什么故友。他又把目光挪回左思羽身上,语气中压着很深的怒气。“这里没你的事,带着你的人滚。”

左思羽的反应很平静,他已经胜券在握了,陆择……不,季舒城无论怎样强迫卫然留下,也挽不回他的心了。

就在过来的路上,左思羽想起了一切。那场车祸后,他恢复的记忆里,年长的季舒城便消失了,应该是重生成了年轻的那个。他大胆猜测现在纠缠着卫然不放的陆择,跟原来的季舒城有什么关联,不过还需要然然的进一步证实。

“该滚的人是你,陆择。”左思羽还是给他留了一点面子,没有当众说出那个名字,“你看然然的样子就知道,他根本不想理你,也不想给你机会。你该……从他的人生里退场了。”

退场这个词说得很难听,季舒城恍惚之间,仿佛感觉自己真的要从卫然的人生里退出去,以后再没有他的位置。他垂着头,沉默了一会,漫长得就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我不想放弃。我不想失去你。”

季舒城从喉咙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迸,不光是苦涩还有痛楚的感觉。嗓子里像是含着凝结住的血块,堵在那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是不是犯过错,就再也不能得到原谅了。我跟沈轩没有……”

“够了。”

卫然听见那个名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自欺欺人了那么多年,没有证据摆到他面前,便逃避着现实得过且过。他和季舒城走到这一步,他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应该在季舒城刚刚出轨的时候,就选择头也不回地离开。不至于让他们变本加厉最后肆无忌惮。

他曾经是个没用的人,但是以后不会了。

“你们放开我,我有话对他说。”

“放开他。你们都回避一下。”

季舒城抱着一丝希望,他想有个跟然然解释的机会,他想说他和沈轩不是那么一回事,他没有完全出轨,至少守住了最后的底线。尽管他知道这种想法不过是自欺欺人。

他想说他不应该在七年之痒的时候,用这个最寻常又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去解决。别人是联姻是为了家族为了利益门当户对,可他和卫然是真爱啊,怎么能跟那些人一样,做一样的事情?

为什么他没能好好守住他们弥足珍贵从十几岁就开始的爱情?

“前辈,你们也回避一下吧。”

左思羽看了“陆择”一眼,多少有点担心他把然然拐回去,最后还是拉着姜亦离开了。

“我在外面等你。然然,你不要被他骗了。”

等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他们两个时,季舒城伸手去拉卫然的衣袖,被他一下打掉了。“别碰我。”

“然然,你原谅我。”季舒城憔悴的脸上满是可怜巴巴的表情,“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揍我一顿消消气,你要我做什么赔罪都行。不要把我丢下。是不是别人和你说什么了?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我不是无药可救的人。”

“……”

他还开了个玩笑,企图缓和僵硬的气氛。“你看,我都没死透,又在陆择身上醒过来了。那是我命不该绝,要来好好补偿以前我欠你的。”

“……”

卫然抬眼看了看他,眼里没有情绪的波动。这确实就是季舒城,和年轻了十岁的季舒城,同样是厚着脸皮死皮赖脸死缠烂打的样子,那是当然了,因为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很久以前他会吃这一套,那时候季舒城还爱自己,现在不会了。不管他还爱不爱这个男人,都不会了。

“我很感谢车祸的时候,你想都不想就把我推出去。人的下意识反应是不会骗人的,毕竟我们在一起了那么久。”

卫然没再看他,望着售票大厅里标注的几种异国的语言发呆,声音很平缓。“那时候我觉得我们或许还有救。我抱着你的尸体哭,心里向老天祈祷我们能回到过去,重来一次。可能老天奇迹般的听见我的心声了。”

“然后我就真的跟年轻的季舒城重来了一次。”

“……”

季舒城心里漫上了很大的醋意。卫然说的这个过程,他都是在旁边眼睁睁看着的,冒牌货不仅占有了然然的身体,还夺走了他的心。

“确实挺幸福的,但是……”卫然笑了笑,眼神看着远处没有焦点,“捅破了那层纸,其实一切都是虚假。”

“和他重来一次,我和你的过去也依旧存在,抹不掉的。重生能抹掉发生过的事情吗?不能。”

“不是的,然然……”

季舒城着急地辩解,卫然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想再生活在你的阴影里了。另一个你我也不会和他回去生活,你们不用再为我争什么了。”

“那天车祸之前,我有些话还没有说完。”卫然顿了下,说出了最后的结论,“我们各自安好,放过对方吧。”

“然然……!”

季舒城不甘心,还想伸手去抓他,他被这些话,逼得胸口发闷发疼喘不过气,他是真的认识到错了,从醒来那一刻就开始悔过,为什么老婆不能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

“放开我。”

“然然,给我一个机会。求你了。”

季舒城这辈子在他面前说过不少次求你了,但唯独这次,不是哄人,也不是脸皮厚一点就能跨过去。而是退无可退的艰难的开口。

卫然摇了摇头,眼睛里有一点泪水。“算了吧。你都不记得我多久没跟你过夫妻生活了?跟他在一起很甜蜜,他就是年轻时候那个眼里只有我的你。可是越甜蜜,就越衬托之前的我可怜又可悲。”

“我没法放下过去,一想到沈轩的存在就觉得恶心。”

“……”

卫然后退了一步,朝着他露出浅浅又腼腆的笑容。好像年轻时候,季舒城最喜欢的模样。“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要为了我想不开。没必要的。”

季舒城的心都要碎了。

“然然……然然……”

他还想拉住他,不想让他就这么消失,手在卫然的身后扑了个空。左思羽从外面回来了,出声道。“放弃吧,强扭的瓜不甜,你就算强迫他回到身边,又能怎样?体面一点的分手更好。”

“你闭嘴!”

季舒城就像年轻气盛的那时,疯狂怒吼。但也只能看着卫然的背影渐行渐远。因为他现在找不出挽留得住他的任何理由。

季舒城的声音很小。“然然,你不要放弃我……”

*

这座城市不大,步行就可以到达宾馆,左思羽怕卫然累着,叫了辆当地的车。送他进房间后,左思羽一反常态地留下了没走。他替卫然烧水倒茶,还准备好洗澡的毛巾。

“你别多想了,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开始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有我在,你不用怕季舒城再来找你麻烦了。”

卫然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才开口问。“前辈,你是不是想起来了?有了关于车祸前的季舒城的记忆?”

左思羽点头。“除了我想起来,还有谁?”

“还有秦翰文。还有……”

卫然不想说出小三的名字,持续着沉默。左思羽体贴地接过话来。“应该是跟你们相关的人,受了刺激之类的,就慢慢回想起来了重生前的事情。我是这么考虑的。”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卫然难得这么大胆直接,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了。左思羽也愣了半天没回过神。“很久了,大概是见到你第一眼起,就埋下种子了。”

他说得很诗情画意,但卫然只想着他十几岁的时候。那时他在教室里偷看从隔壁班跑来借书、一脸坏笑的季舒城,那种视线再也无法从他身上离开的感觉。

“我答应你参加那个综艺节目。”

卫然终于抬起了头,他以前从不肯参加任何综艺的。“就当是人生的新起点。”

离开季舒城的起点。

……

这一觉卫然睡得很沉,一夜无梦。早上他退了房,打算在市区里随意逛逛,当天就和左思羽离开萨拉热窝。

卫然去了一战导火索发源地的那座桥,还有人头攒动的老城区。姜亦的保镖们在旁边看守,生怕“陆择”的人出现。

但是“陆择”并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一直到离开的时候都很顺利。卫然坐上了火车,向窗外望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了小季舒城高高的身影。他刚从对面的火车上下来,一脸焦急地朝车站出口走。

“!”

卫然立刻调转过头,他觉得最愧对的人,就是小季舒城了。他绝对不能心软,不然一切又被打回了原形。

“对不起。”卫然在心里默默地道歉。没有我你也可以好好生活的。

*

将姜亦撵回了他的度假地后,左思羽自己的保镖也赶到了,一行人朝着伦敦出发。这档综艺节目《花样哥哥》,拍摄的起始地就选在了伦敦。节目组的部分工作人员已经驻扎下来进行前期准备,另一名重头嘉宾商也快要抵达了。

“真没想到你说的是商。这个综艺原本是为商打造的。”

卫然快要变身小迷弟了,商年纪不大,演技却非常厉害,是属于那种老天追着赏饭吃的天才型演员。假如卫然给自己的演技打四分,那商就是十分的水平。去年还依靠他最出名的一部片子,是画面非常唯美又晦涩的文艺片,拿到了一座影帝的奖杯,至此便站上了演员生涯的巅峰。

“他会不会觉得我抢了他的番位?”

本来卫然没太放在心上,此刻听说对方是商后,就不愿意接下这个有点烫手的一番了。“前辈,你还是改回去吧。又不止一个嘉宾,我排在他后面当客串就行。”

上一篇:沉默样本

下一篇: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