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变成了两个 第11章

作者:七层君 标签: 破镜重圆 娱乐圈 HE 近代现代

“前辈。”

一旁的小季舒城,故意将这个称呼咬得很重。要不是今晚的事还在求然然原谅,没了底气,他本来都不想给左思羽开门。当然也清楚对方更不想在剧组里见到他。想到自己这些天霸占了沙发,与卫然只有一墙之隔,小季舒城暗中生出一种赢了对方的感觉。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他挡在左思羽的前面,语气带着点狠劲,不让他靠卫然太近,“然然要休息了。”

“当然是重要的事情。”

左思羽瞥了他一眼,语气冷漠。两人之间暗潮汹涌着,火药味越来越重,仿佛就差最后点燃这一下了。他跟卫然说过要公平竞争,也不算假话,但剧组是自己的,这崽子到自己的地盘上耀武扬威地撒野,他是不可能忍的,管他背后是什么圈里大佬。

“然然。”左思羽看向了卫然,没说什么,卫然却觉得窘迫起来了。

“季舒城,你到旁边去。”

犯了错的一方没有人权,小季舒城狠瞪了左思羽几秒钟,慢慢泄了气,不情不愿坐到这两天当床睡的沙发上。尽管失忆了他的直觉很准,姓左的男人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温良,满心思都是想着怎么拐走卫然。

他竖着耳朵,果不其然听见了料想中的东西。

“我刚从医院回来。”左思羽盯着卫然的眼睛看,“经过商议,这个角色打算换人演了。”

“老师的身体状况演不了了?”

这个结果谈不上意外,再拖下去给剧组带来的损失更大。只是卫然感觉有点可惜,而且已经开拍的情况下,临阵换将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找到的。

“那我继续等新的演员老师到位。”

“不用等了,现成的。由我来接替这个角色。”

“前辈?”卫然吃了一惊,“可你是这部剧的制片人……”

左思羽笑了笑,是他平日里足以让人融化的笑容,虽说是阴差阳错,趁这个机会他就可以和他演对手戏,整日待在一起了。

“我是制片人,可我本身也是演员。台词我看过很多遍都记得,饰演反派角色是机遇也是挑战,搞不好就扩宽戏路了呢?”

“你是觉得我的演技胜任不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卫然回答得有些结结巴巴,要不是那次告白,他本来很崇拜对自己格外关照又优秀的左思羽。从流量转型成功很难,前辈他具备了演员的专业水准,人缘极好,连临时上个综艺都能救场,不像自己只会演戏。

“我还是第一次和前辈搭戏。”

左思羽眯起双眼笑,语气无比温柔。“我可是期待了很久了。”

这是除告白之外,他说的最直接的话了。卫然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沙发的方向瞄了瞄。隔了那么远,能清楚地望见小季舒城的眼神看起来像要吃人。卫然也清楚要不是今天有亏于自己,他才不会此刻乖乖坐着,一副忍了又忍的模样。

其实这话本身没什么,假如卫然不知道左思羽的心思的话。

“嗯。”他含混地应了一声,“时间不早了,前辈回去早点休息。我等着拍摄的安排出来。”

……

左思羽离开卫然的房间,脸色便拉了下来有些阴沉。

现在是他追卫然最好的时机。他不想被季家的小公子打扰了。而且季舒城睡在沙发上,表示他们的关系还没进展到那一步。

既然他自己出不了面,那就让别人来出面吧。

*

【回忆插曲一】(约800字)

‘季导,到家了没。我很担心你。’

证据总是来得猝不及防。卫然看着手机屏幕上弹出的短信,再看着眼前醉得不省人事睡死过去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面对一个陌生人。

得知新电影主角换人来演的那天起,种子就种下了。那颗说不清里面孕育了什么负面东西的种子,像个异物,嵌在了内心的血肉里。

卫然想要相信季舒城说的话,他说是因为那个角色不适合自己,让他别多想。可卫然忘不掉,他说这话时,眼神有一瞬间的闪躲。

一如他的性格,卫然没有再问下去,他觉得质问会影响两人的感情。毕竟他和季舒城,从青葱岁月一路携手走来,很不容易。

可是这条短信,硬生生在他心上撕开条口子,让怀疑又露出了一点尖。

……

最终他放下了季舒城的手机,帮他脱了鞋脱了外衣,盖上被子塞好。男人毫无知觉,只是在呼吸间打着轻声的鼾。

卫然在洗漱的时候望着自己的脸。当年季舒城追他,费了好大的力气。卫然不是不喜欢,他只是害怕,害怕季舒城追到手了,就慢慢腻了不要了。

然后就像他的父母那样,慢慢渐行渐远。

卫然换上睡衣,上了床。他把自己用被子捂得严实,只剩小半张脸在外面,在夜灯昏暗的光线里双眼盯着天花板。

相爱就是,总有一天感情会变淡,可你爱他,所以义无反顾地选择跳进去。

……

清晨时分,卫然感觉季舒城醒了。有心事不太能睡得着,浅眠之中有只大手摸到了他身上。

他不想做,心里的怀疑让他生出一种抗拒。卫然边推着边小声拒绝。“不要……”

睡裤被褪了下来,季舒城好像没完全醒,还带着一丝酒气,什么安抚都没有便长驱直入。

第13章 房车独处

他似乎只是在解决早上的生理需求。

卫然的第一次,在季舒城追求成功的当天,就给了出去。那天季舒城也喝了点酒,半骗半哄地就拉着卫然去了旁边的小旅馆。事后他非常后悔,说要补偿他一个隆重正式的第一次,脏兮兮的房间和潮湿发霉的床单配不上卫然。

卫然笑着说好,他根本不介意。只要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哪里都不是问题。

……心口堵得慌,那时他都没有介意。

对,那时他都不在意。可是此刻在名为家的地方,卫然在意得要命。第一次觉得情事竟然漫长而痛苦。

(完)

*

小季舒城倒是挺听话的,遵守了承诺,第二天下午收拾收拾搬出了卫然的酒店房间。

卫然帮他在附近的宾馆订了间房,到了晚上,他又以蹭吃蹭喝的名义跑来了,直到临睡前再走。……好像跟原来没什么不同。卫然安慰自己,至少不是别人看来暧昧地睡在一起了。他不知道最近剧组里是怎么议论自己的,除了左思羽是不是还有人注意到年轻的季舒城的存在。

几天过后,卫然被通知复工,前面的镜头全部要重拍一遍。对他而言身在剧组不能拍戏才是最折磨人的,脚上的伤一天天在复原,走路也变得利索一些了。

“然哥,大巴来了。咱们下去吧。”

早上助理来接他去片场,之前左思羽安排了辆专车给他,卫然考虑到腿脚的原因就没有拒绝。今天他特地婉拒了左思羽的专车,跟别的演员坐同一辆大巴。既然要出演对手戏,流言蜚语势必会更多,卫然不想再给别人提供八卦的素材了。

“咱们坐前排吧。”

他们下来得早,人还不多。程彦挨着卫然坐下了,心里想着这辆车估计就他一个助理,够资格带助理的明星都有自己的车子接送。这部戏的主演是老戏骨们也尚且如此,如果是流量明星那更不用说了。

没过多久,程彦看见季家的小公子上了车,笑嘻嘻地坐在了他们的后面。助理表情复杂地在他和卫然之间来回看了一会。这几天他亲眼撞见季舒城进了卫然的房间,只能装傻,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吃早饭了没?”

小季舒城拿出了热乎乎的包子,住在宾馆不能自己做饭,要不然他还想做饭给卫然吃,就像在家里那样。

“不用了,吃过了。”

卫然绷着脸回答,群演是由群头负责的,有一辆专门的车子拉去片场。小季舒城到底是怎么混上来的?他那太过出众的外表,恐怕被司机误认为是剧组里的演员了吧。

“我补个觉。”

卫然不太想搭理他,都决定从今以后要保持距离了。于是他闭上双眼开始装睡。没过一会车子便发动了,载着一部分小演员和剧组的工作人员,朝片场的方向开去。

因为是装睡,他并没有真的睡着。的议论声,从小季舒城的身后传了过来。

“那个卫然可真不要脸。”

卫然睁开了眼睛,这个音量,似乎是故意让自己听见的。

“他不是靠着勾引制片人才拿到的角色吗,居然把别的不三不四的男人带进组里。”

“好恶心。是因为欲求不满,所以才养了小白脸吗。”

“之前网上不是曝光过?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制片人那么帅那么好,怎么会跟他搞在一起,简直瞎了眼了。”

卫然向后看了看,女孩子的声音他有印象,是剧组的人,据说以前是左思羽最狂热的站姐,后来进了他的公司工作,是一个很励志的追星成功的故事了。

被造谣中伤还是当着自己的面,换作是谁都会气血上涌的。可卫然不想在这么多人跟前起冲突,对方又是左思羽的女粉丝,他强迫自己将不愉快的情绪压了下去。但是年轻的季舒城就不那么想了,带着一副可怕的表情准备起身找麻烦。

“别说话。”卫然伸手一把按住他,“算了,不要跟女孩子计较。”

……

到了片场,车子停稳后,装睡了一路的卫然才慢慢睁开了眼睛。他发现小季舒城没跟自己打招呼就不见了,有种他要做什么的感觉,急急忙忙地下车去寻人。

左思羽是坐着给自己准备的那辆专车过来的,该不会是要去找左思羽打架了吧?

卫然有些慌了,年少时候的季舒城没那么沉得住气,尤其是这种出现了情敌、意气用事的时刻。

他撇开助理转了一圈,最后在大巴后面的角落里,发现了小季舒城的身影,堵着说他坏话的小女生。

“你要干嘛,臭流氓!”

“……”

卫然本来想冲上去拉开他们,一时间无语了。小季舒城此刻盯着人家的模样,真像是一脸痞坏的不良叛逆少年。

“你别过来,”小女生面对着他的步步紧逼,脸都涨得通红,“不然我叫人了!”

“你叫啊。”

年轻的季舒城身上有种魄力,即使不喜欢他那一型的,也会被他撩到心浮气躁。可能是那个年纪特有的明亮的少年气,中和了他原本给人的邪气感觉。

“我这种不三不四的男人和左思羽比,谁比较帅?”

“不说别想走了。”

“你,你是不是有病。放开我……”

“逗你的。”

小季舒城闹够了,很快就换上了一张冷漠脸。“以后别乱嚼舌根,舔狗也不是这么当的,小心姓左的知道了开除你。”

*

“然然。”

少年走了几步看到他的身影,一路小跑着过来了,在逆光里笑得隐隐约约有些甜。卫然心里狠狠动了一下。

上一篇:沉默样本

下一篇: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