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幼崽后的那些事 第59章

作者:何书 标签: 快穿 现代架空 萌宠 穿越重生

“我要吃烧茄子。”

“安排。”薛丽爽快答应。

贝壳简单感觉了一下这个新家的氛围,尤其是观察了一下女主人,爱笑,爽快,再看男主人,也是笑模样,招呼岳父不扭捏,大大方方的。家里家外干干净净,看起来未来的日子应该不难过。

第67章 小鹦鹉(02)

薛丽不仅做了老爸爱吃的烧茄子,还预留了一部分凉菜和烧茄子装好打包,等到薛兴元回去的时候带给老妈。

“拎回家再热个馒头,煮个小米粥就可以吃了,也不用再让我妈烧菜。”

“你管她,玩手机都玩入迷了。”薛兴元嘴上嘟嘟囔囔,还是伸手接过,同时又顺便教他们如何喂鸟儿,还有笼子下面的一次性纸版也要定期换。

薛丽忍不住笑,她爸妈一辈子斗嘴习惯了,尤其是她爸,嘴上爱吐槽,该做的事儿一件不落。

“不然有味,但这个我可是真的给巧巧精挑细选的,特别爱干净,会定点在一个位置拉,不会弄的满纸板都是,反正脏了你们勤换,就完全没什么味道,吃的东西就这些,能吃很久这一包,你们每次拆开一袋倒进去就行,记得多换水。”薛兴元事无巨细的交代,生怕没把鸟儿看好,这鸟多漂亮啊。

在阳光下仿佛透着淡粉色的小嘴,渐变色的香芋紫羽毛,脑袋是白色的,再往下就是浅色的紫,直到C翅膀往后才算有一点点重色,但依然是很嫩的色调,加上黑汪汪的眼睛,外型精致的犹如精雕细刻出来的形象,看着就让人喜欢怜爱,想要拿在手中把玩。

薛丽看这小可爱的模样,怀疑地看着老爸说:“这种鹦鹉也能说话吗?我看都是动物园的那种大大的鹦鹉才会说话,这么小也会?”

薛兴元说:“这叫牡丹鹦鹉,这个品种叫紫依砂,虽然说话的少,但有些是很会说的,你得教呀,你不教它怎么会,看看这小模样多机灵,没准就会了,你就当教孩子似的,没事就跟它聊天。”

“我可没空跟鸟说话。”一天到晚忙死了,薛丽心里想。

薛兴元拿起东西说:“让巧巧说,巧巧不还跟自己的玩偶说话,现在有了贝壳,可以天天和贝壳聊天了,没准贝壳就会了。”

巧巧在一旁看动画片看得入目,闻言回过神来,举着手说:“好啊好啊,我来教。”

彭辉看岳父要走,也起身相送,同时说:“你不能光教它,你还得定时喂它吃喝,毕竟是姥爷送你的,你可得肩负起责任。”趁机让女儿学会从养宠物这件事中学会承担一定的责任。

巧巧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好,我会照顾好它的。”

薛兴元笑呵呵地说:“我就知道巧巧是最棒的,好了,我得走了,再不走,你姥姥要饿肚子了,肯定还在家看视频呢”说着摆摆手,不让彭辉继续送,“你去坐吧,陪巧巧玩,让薛丽收拾就行,我走了。”

“姥爷再见,姥爷下次和姥姥一起来!”

“行,你下次周末也可以去姥姥姥爷那里。”

“嗯啊。”巧巧还挥了挥手,眼睛弯成月牙。

薛兴元走后,薛丽回厨房收拾东西,巧巧继续看动画片,彭辉则擦完桌子扫完地,站在鸟笼子面前逗贝壳,给它递吃的。

贝壳凑过去啄了嚼得嘎吱嘎吱。

彭辉又拿了一粒瓜子递给它,贝壳利索地用嘴给瓜子剥壳,叼里面完好无损的瓜子仁吃。

“嚯”他惊讶了下,笑着对厨房里的薛丽说:“丽丽,这鸟真有趣,嗑瓜子可利索了,剥了壳不说,里面的瓜子仁还是好端端的,比巧巧都会,巧巧嗑瓜子都不一定这么完整。”

薛丽麻利地把碗筷分门别类的防入洗碗机中,擦干净灶台的污迹,洗手擦干解下围裙走出来。

“看着也跟个小精灵似的,我以前看的鹦鹉都花花绿绿的,原来还有这么嫩的颜色,跟冰淇淋似的。”

“有呢,这种小一点的鹦鹉,颜色好像就淡一些,你看得那种应该是比较大的金刚鹦鹉,那种也不是私人能饲养的。”

“好吧,原来鹦鹉还有这么多品种,以前从未了解过,晚点回卧室了我用手机查查资料,免得一不小心养没了。”

晚上夫妻俩兴致勃勃的搜索关于牡丹鹦鹉的资料还有视频,他们发现,牡丹鹦鹉会说话的比较少,能说话的是极少的,薛丽瞬间有点受打击。

“还以为真能说话,我看那视频好多都是专业养鹦鹉调教出来会说话,一般家庭除非鹦鹉特别特别聪明,无需多教自己就会了,大部分是很难发声的……”

“没事,不会说话也没什么,看着也是个乐子,我看巧巧也喜欢的不行,临睡之前还要特意去和贝壳打个招呼,要不是我阻拦,她甚至还想偷偷从笼子里抱出来带到她房间去陪她。”

薛丽闻言抿着嘴笑,随后说:“这小丫头,就喜欢这些小动物,上次被她姥爷带着去了一次花鸟市场,看着那些花花草草,猫猫狗狗,小仓鼠小兔子什么的,见一个爱一个,恨不得都搬回家来养。”

“小孩子嘛,喜欢这些很正常,我小时候见到小猪崽子还恨不得抱着不撒手,觉得可爱的要命,结果我爸来了一句,你看看它妈妈就知道这小猪崽子长大是什么样子,瞬间让我失去养猪崽子当宠物的打算。”猪妈妈粉面獠牙的样子如今还记忆犹新。

薛丽听得爆笑,捂着肚子说:“你小时候还有这趣事呢,怎么以前一直没跟我讲过。”

“早就忘了,不是爸送来这只鸟,跟你聊起来这些,我也想不起来”彭辉话音刚落,薛丽的手就搭上肩头,头凑过来,他拉下来她的手,主动亲了她唇一下,接着一脸抱歉地说,“明天还要早起去开会,后天又要出差,今天就不了,等我出差回来再,出差回来……”一脸讨饶,但那幽默的神情又让你没办法生气。

薛丽一听,没再勉强,笑着说:“好吧,今天就放过你了。”其实夫妻生活这种事儿,他们并不频繁,也就是今天聊得有点多,莫名的就想亲热一下,但丈夫未来几天都会很忙,她也不想勉强他。

“多谢老婆大人体谅,等我出差回来,听你差遣。”彭辉还特意抱拳感谢,故意逗薛丽开心。

薛丽横一眼彭辉,伸手打了他肩头一下。

“去你的。”关系没有因为这事儿生嫌隙,反倒让薛丽更加心疼工作劳累的丈夫。

翌日,彭辉从洗手间出来,看到餐桌上已经放好了早餐,水煮蛋甚至给他剥好了壳,主动去厨房亲了亲薛丽,没说话,但夫妻俩相视一笑已足够。

彭辉回到餐桌前坐下拿起鸡蛋吃一口,又端起山药粥喝一口,温度刚刚好,说明做好后就盛出来给他晾着了。

“这山药粥是用砂锅做的吧。”

“对呀,你不就喜欢用砂锅粥熬的粥,电饭煲我都用来煲汤煲米饭,粥一直都是砂锅粥。”薛丽说着,端起一盘切好的水果来到餐桌前,放下水果又去儿童房看巧巧,巧巧早餐是在幼儿园吃,这个点也差不多该醒醒神,再折腾折腾就该送去学校了。

等到薛丽终于把犯困的巧巧叫起来送到洗手间,彭辉已经吃过早餐,漱漱口回房间换衣服,他换好衣服拿着领带走出来,“丽丽,帮我系领带,我系的没你好。”表情求助,一如刚恋爱时那样,自然而然的透露出撒娇的味道,外人看到可能觉得这么大个男人还撒娇有点油腻,在一起十来年,薛丽还就吃这一套,甚至很享受。

在客厅笼子里看到这一幕的贝壳都有点没眼看,同时也为这对夫妻俩的感情感到开心,如此相亲相爱,多好啊,女儿还那么可爱乖巧,真不错。

就一会儿的功夫,领带系好,彭辉拿着公文包亲一下薛丽,又亲了下从洗手间出来的女儿。

“爸爸走了,在家听妈妈的话。”

“收到!”巧巧搞怪地做了个敬礼的动作,引得夫妻俩都会心一笑。

等彭辉离开后,洗漱完的巧巧有了一些精神,刚想飞奔去和贝壳玩,胳膊就被薛丽拉住,直接带回房间换衣服。

“去哪儿,换衣服,差不多要去幼儿园了,再不去早餐就没你的份了。”

“好吧好吧。”巧巧一脸认命地被带回儿童房。

薛丽打开衣柜拿出夏装园服地给她说,“今天周一,不能穿裙子,得穿园服,不用我说吧,不然去了老师也要问你的。”

刚想抗议的巧巧一听周一,还有老师什么的,点点头说:“我穿,我穿。”

夏装园服是运动款,搭配一双白色的休闲鞋,薛丽又给巧巧扎了双马尾,看起来精精神神的。

“好了,拿上书包,把客厅上放着的水喝了,妈妈去上个厕所出来我们就出发。”

巧巧在镜子前转个圈,美美的去客厅端起自己的儿童水杯喝水,特意站在鸟笼子跟前,和笼子里的贝壳聊天。

“贝壳贝壳看着我,我要去上幼儿园了,回来再陪你玩哦,贝壳,你好,你好,说你好”巧巧喝两口水,继续说,“这样,你好”

虽然鹦鹉会说话,但对贝壳来说它也需要适应新的身份和身体构造,鹦鹉的腔道和人类不一样,运作方式也不一样,所以它其实也并不能做到一张嘴就什么都会说,还在适应中,对巧巧来说很简单的“你好”俩字,对贝壳来说,他得好好练练才能说出口,最起码目前他还不行。

巧巧说十句,贝壳才囫囵一句鸟叫,一点都不像人言。

巧巧鼓鼓脸对从洗手间出来的妈妈说:“妈,它不说话。”

“它还小呢,你小的时候也不会,得慢慢教慢慢学,不着急,你先去幼儿园多学点,到时候回来了就可以给贝壳分享对不对?”

“嗯嗯!”巧巧被说的都迫不及待去幼儿园学习新的儿歌和故事了。

等到一家三口陆续离开后,贝壳才开始趁着没人的时候不停鸣叫,张嘴模仿人类的音调,于是奇怪的叫声不时响起,隔壁刚养了狗狗的人家路过时,小狗甩着尾巴冲薛丽家的大门叫唤。

“汪汪汪”颇有点在说,你叫啥玩意儿呢,叫的那么难听。

门外,主人好笑地拉着通身黑的小狗说:“走了煤球,你个小不点才多大啊就这么凶,走了走了,带你下楼遛弯。”

练说话的贝壳被突如其来的小狗汪汪叫吓了一跳,在笼子里扑棱了下翅膀抓住笼子,歪歪脑袋,很想说一句,吓死人了。

不对,现在应该是吓死鸟了。

这是哪家的小坏狗,突然汪汪叫。

*

周二,彭辉吃到了南瓜粥,鸡蛋饼,凉菜,小炒肉,作为早餐来说,这桌子上摆的不可谓不丰富,舒舒服服吃了一顿早餐,薛丽送彭辉上电梯才回到家里。

“路上注意安全,开车注意点。”

“知道了。”

彭辉拎着一个行李箱开车前往机场,乘坐飞往A市最早的一班飞机,一个半小时后到达A市机场,打车到预定好的酒店。

酒店门刚打开,一个穿着浴袍,头上抱着浴巾的女人便站在了他面前。

“比我想象中快。”女孩二十出头,满脸的胶原蛋白,明眸皓齿,笑的时候尤其好看,高挑靓丽,看一眼便心动的存在,彭辉放下行李,关上门,直接走过去打横抱起。

“你昨晚几点过来的?”

女孩眨眨眼,晃着腿,手臂圈着彭辉说:“晚上八点半到的,收拾完还下楼去附近吃了个夜宵。”

彭辉吃力地把女孩放到床上,无奈地说:“真的是年纪大了,明明你也不重,我却累的不轻。”

女孩笑眯眯地跪坐在床上,手指拉着他的领带说:“没事,我不嫌弃彭先生没力气,一会儿床上有力气就行了。”言语调笑。

彭辉捧着她的脸颊说:“你呀,总是这么调皮。”看着这样青春的脸庞,总让他有一种回到校园的悸动。

果然这个年龄段的女孩才最有吸引力,紧致的皮肤,平坦的小腹,饱满的线条。

“哼,我特意请假一天,晚上下班就提前来了A市等你,就只有这点好处吗?”

“我不也一大早就赶飞机过来了吗,上午都没去公司,知道你在等我,哪还有心思去公司上半天班下午再过来,那我不得心疼死我的小姑娘了。”

女孩笑得灿烂,支起上半身,主动凑近彭辉,亲了他一口。

在没有熟人的城市,两人毫无顾忌地拥抱在一起,又怎会浪费时间,必然是立即行了一番云雨。

事后,彭辉一脸得意地说:“怎么样,没有让你失望吧?”

女孩被搂在怀里,光裸着后背,脸颊贴着他的胸膛说:“一如既往的厉害,爱死了。”一句话说的彭辉自信心爆棚,暗道还好那几天都没答应和薛丽欢好,不然怕是不能像今天这样勇猛。

两人在酒店厮磨到三点半才去洗澡换衣服出门。

彭辉年轻时模样俊俏,虽然现在发了点福,但稍微收拾一下看起来还是板板正正,斯斯文文,与女孩牵着手走在路上并没有让人觉得有什么不登对的。

他带着女孩去了A市最大的商场,附近专柜林立,奢侈品琳琅满目。

“太贵的买不起,但几千块,万把块的小玩意还是能给你安排的,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女孩贴着他的耳朵说:“公司都说你绝世好男人,工资卡都上交给了嫂子,怎么还有钱给我买礼物?”语气戏谑。

这语调激发了男人的显摆欲望,彭辉切了一声说:“工资一个月才多少,我为公司埋了那么多年的命,公司的股份分红能没有?这些都用来买基金买股票,她不过问,主要是她比较信任我,尊重我,不会太插手我理财方面的事情,这也是我给她工资卡的原因,一张工资卡就能换取信任,何乐不为。”每个月工资的钱他并不放在眼里,毕竟妻子要带孩子买日用品缴物业费水电费,这钱该出。

“啧,彭先生果然是好男人,一个月三万块钱的工资都不放在眼里,却只愿意给我花万把块买个小玩意。”说完故意嘟起嘴,佯装生气。

彭辉立即搂着她的腰,低笑一声,说:“你个小丫头片子,在这儿等我,行了行了,给你买个包总行吧,你嫂子要给我带孩子,逢年过节帮我买礼物寄回去慰问老人,家里家外那么辛苦,请个保姆都要万把块,何况工资三万,她也不是全花,大部分都存起来了。”

薛丽辛不辛苦,女孩并不在意,欢欢喜喜去LV买了个三万块的老花包,挎在身上遇到镜子就忍不住转一圈欣赏,拿着手机拍照。

“真好看,还是我的彭先生对我好,以前都说LV好看,我上学的时候不懂,觉得丑死了,如今上班了,反倒也能明白这花纹的漂亮经典,好喜欢。”

“你喜欢就好。”彭辉撩了撩女孩的头发,捏了捏她挺巧的鼻子。